差点被拔下呼吸机 他们还有活的希望(图

2018-01-17 21:39 常见问题

  李松松、毕月葵的双胞胎男婴,均为早产极低出生质量儿,还患有新生儿肺炎等严重疾病,靠呼吸机维持生命,但医学专家认为很有希望康复,目前父母为20余万元医药费发愁。

  (记者伍君仪摄影报道)近日,广州花都一名孕妇早产生下一对双胞胎,出生体重只有1000克左右,自从降生就没有离开过花都妇幼保健院的重症监护病区。要把双胞胎治好,至少要20万元以上的医疗费用,令父母走投无路,再加上对后遗症的担心,他们在极度绝望之中一度签字同意放弃抢救。所幸外院医疗专家赶来鉴定后认为,双胞胎完全可以救过来并很有希望康复,他们的呼吸机管子才没有被拔掉。这激发了父母的一线希望,但面对每天三四千元的费用他们无计可施,可这还只是维持基本治疗的费用。

  28岁的深圳汽车生产工人李松松来自湖南邵阳,与29岁的花都新华街九潭村女子毕月葵进行着一场异地恋,在去年底有了爱情的结晶。为了省钱,李松松尽量不回广州,而是让丈母娘照顾妻子。今年端午节,他回广州陪毕月葵做产检时,才发现怀了一对双胞胎—这把夫妻俩高兴坏了。

  毕月葵的弟妇说,7月22日晚上11时左右,毕月葵说“下面流血”,当地一家医院的医生说,羊水破了一点,但处理不了早产双胞胎,就转到了妇幼保健医院,“她被推到产房后很快就生了,大婴给家属看了几眼,就被送进重症儿童救治中心监护病区。”

  知道自己当上了一对同卵双胞胎的爸爸,次日,还在深圳的李松松带着两万元赶到医院,却被双胞胎的病情介绍吓坏了:出生体重大婴仅1100克,小婴仅950克,诊断为“早产极低出生质量儿”,还有新生儿肺炎、凝血功能异常、高乳酸血症、新生儿积压综合征,都得通过呼吸机辅助通气,以后还容易出现肺出血、颅内出血、脑损伤、视网膜病变……

  李松松说,治疗到现在已经欠费超过5万元,而每一天的费用都要数千元。他自己的月收入才三四千元,当幼师的未婚妻月收入也就2000多元。8月28日,下午5时许,医院方面和夫妻俩草签了一份放弃治疗的协议,双胞胎赖以生存的呼吸机管子将会被拔掉,过不了多久就可能死亡,遗体还可能用于器官捐赠。

  幸好次日,一名来自广州某大医院的医学专家对双胞胎进行检查,认为没有发生脑死亡,也没有脑瘫,手脚还能活动,病情不是很重,康复希望很大。这又燃起了李松松的希望,他还打算给他们起名“天赐”、“天恩”。但费用依然是严峻的问题,目前医院只能用便宜的药物维持双胞胎的生命。